欢迎来到 信用中国(贵州)
[双公示]帐户注册 [双公示]系统登陆 意见建议 网站声明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典型案例

文章搜索

大家关注

男子抢注商标再发起巨额索赔,这次在杭州赔了70万

发布时间:2018/07/31|来源:杭州日报|专栏:典型案例

分享到

杭州日报微信公众号7月30日报道,聪明是件好事但得看用在什么地方。李某就是个“聪明人”,短短几年时间里,他抢注了200多个知名商标。可他的生财之道,却让自己这回在杭州栽了。

“水宝宝”2011年开始用的标识,他16年抢注并大规模投诉

拜耳集团是防晒霜Coppertone“水宝宝”的生产商。而“太阳和波浪”“男孩和冲浪板”,这两个图案是拜耳自2011年便开始在“水宝宝”上使用的标识。然而,李某在2016年8月将上述标识部分抢注为商标,并于当月对“水宝宝”产品发动大规模、持续性投诉。来自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平台的数据显示,李某针对涉案产品共投诉249次、涉及121个商家,投诉后主动撤诉19次。投诉期间,李某曾多次联系拜耳集团,谋求高价转让涉案商标、提供付费撤诉服务等,被拜耳拒绝后还开始了“讨价还价”:“我就少一点,70万,(少)10万元钱真的没法谈。

”抢注商标再发起巨额索赔,TFBOYS、悦诗风吟都被他抢注

对李某来说,抢注商标,似乎成了一门好生意。只要注册成功,就对原已使用相关标识的厂商发起巨额索赔,并逼迫对方就范,接受商标转让。除上述两个图形商标之外,李某还同时抢注了多个知名品牌的文字商标用于投诉,包括少年团体名称“TFBOYS”、悦诗风吟产品外包装字样“JEJUGREENTEA”等。类似这样的商标,李某在短短几年内集中申请了近200个、横跨多个类别,并一共进行过2605次投诉,共涉及8个商标、1810个商家,令商家苦不堪言,也让平台深受其扰。

被集团告上法庭赔偿70万,这次他在杭州栽了

最终,拜耳将“知产流氓”李某诉至杭州余杭区法院。法院审理后认定,李某注册的商标构成对拜耳商标的抄袭;其注册商标的动机并非开展正常的经营活动,而是欲通过投诉、售卖等方式进行获利,攫取他人在先取得的成果和积累的商誉,是典型的不劳而获。故法院一审判决李某赔偿拜耳经济损失70万元。“能够打赢这场官司非常高兴!”拜耳集团表示。对于像李某这样抢注商标进行恶意投诉,行业内十分形象地称之为“知产流氓”。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知产流氓”严重影响了网络营商环境,阿里已经建立起一套规则进行监控和识别,愿意在将来继续联合权利人,配合执法机关打击并推动司法诉讼。据悉,本案系中国法院第一次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,认定恶意投诉属于不正当竞争,在打击职业商标抢注人方面有重要意义。